肖捷记者会谈“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

今日9时,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财政部部长肖捷、部长助理戴柏华就“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以下是实录:

曲卫国:

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记者会,本场记者会的主题是“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今天我们很高兴邀请到财政部部长肖捷先生,部长助理戴柏华先生,围绕这一主题回答大家的提问。现在开始提问。

新华社记者:

我的问题是,关于大家都很关注的个人所得税改革。请问今年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改革将有哪些进展,是否会考虑提高个税免征额以降低纳税负担?另外,我们也注意到全面“二孩”政策已经实施一年多了,但根据全国妇联的有关报告,我们发现有一半以上的“一孩”家庭并没有要“二孩”的打算,主要由于生育成本、经济负担等原因,有专家呼吁,希望在个税政策上做一些调整,减轻这种有两个孩子家庭的负担,不知道下一步财政部是否有相关的工作计划?谢谢。

肖捷:

各位记者朋友,上午好。过去的一年,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国经济社会保持了平稳健康发展,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较好,今年的预算报告和预算草案已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报告中包含了财税改革和财政工作主要内容。因此,我很愿意回答记者们提出的问题。

关于刚才新华社记者提到的个人所得税改革的问题,我想,这也是在座的各位记者都普遍关心的问题,因为个人所得税改革涉及到千家万户,关系到每个纳税人的切身利益。对于这项改革,财政部和有关方面高度重视,我想告诉大家的是,目前个人所得税的改革方案正在研究设计和论证中,总的思路是个人所得税改革要从中国的实际出发,实行综合与分类相结合,方案总体设计、实施分步到位,逐步建立起适合我国国情的个人所得税制。

基本考虑是,将部分收入项目,比如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等,实行按年汇总纳税。还将考虑制定另一项新的政策,也就是跟刚才这位记者朋友提到的问题有关,就是适当增加与家庭生计相关的专项开支扣除项目。比如这位记者朋友刚才提到的,有关“二孩”家庭的教育等支出,这是要考虑的。

除此之外,可能还有其他的专项扣除项目也要予以考虑,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减轻纳税人的负担。

对于刚才这位记者朋友提到的,也是作为纳税人来说都普遍关心的提高免征额的问题,我也可以明确告诉大家,在研究制定改革方案的时候,我们将根据居民消费水平等因素进行综合测算,确定是否提高免征额,该提高就提高。那么,对于其他方面的收入项目、所得项目,比如财产转让等,我们考虑继续实行分类征收。

这里我想跟记者朋友再多说两句。从国际经验来看,实行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增加税前扣除的一些专项项目,需要相对成熟的社会配套条件。比如作为税收征管部门来说,需要掌握与纳税人收入相关的涉税信息,以保证新的个人所得税制度改革能够顺利实施。另外,按照税收法定的原则,个人所得税改革方案研究制定之后,还需要相应地修改税法,并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谢谢。

澎湃新闻记者:

我注意到经过三年的探索,PPP已经成为地方政府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的重要抓手,但它在推进和落地中面临一些问题,比如落地率不高,请问您对此怎么看?未来又将拿出哪些新的举措推进PPP项目落地,以及加强项目管理?谢谢。

肖捷:

关于政府和社会资本的合作,也就是英文缩写的“PPP”的问题,现在确实很热。对于有媒体报道的有关PPP项目落地率低的问题,这里我想做一些简要的说明。

首先,我想告诉大家,PPP在中国还处于探索阶段。客观上,各方面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和实践能力的提升,都需要一个过程。随着各项工作的推进,我们国家PPP项目的落地周期已经开始缩短,落地的速度也在不断加快。从财政部示范项目落地的情况看,第一批示范项目的平均落地周期大约是15个月,也就是一年零一个季度。第三批示范项目的平均落地周期已经减少到11个月,也就是说,第三批和第一批相比,落地的周期已经缩短了4个月。

其次,我们也要看到,PPP项目普遍资金规模比较大,涉及领域也比较广,同时专业性也很强,如果前期准备、论证不充分,会给项目后续带来不良影响。同时,有关PPP项目的信息发布后,社会资本也要有一个适应期和响应期,这些都需要时间。中国有一句老话,在座的记者朋友们可能都耳熟能详,叫做欲速则不达。PPP项目只有前期的准备充分了,后期的实施才能更加顺利。

在关注PPP项目落地率的同时,我们也应该关注项目的规范实施和风险防范。

在这里,我想给记者朋友们再通报一组数据,截至去年底,已经签约落地了1351个项目,总投资达到2.2万亿元,项目落地率已经超过30%,与年初相比,无论是项目落地的数量,还是投资规模,都增长了4倍多。

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发挥好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进一步优化项目融资的环境,加大业务支持和项目推介的力度,推动PPP项目更加规范运作。谢谢。

意大利24小时太阳报记者:

请问财政部将会如何来控制地方政府的债务?

肖捷:

作为意大利太阳报的记者,都关心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我想这个问题一定是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在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上,财政部一直在密切关注。借此机会,我想首先说明一点,当前我国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因为我国政府的负债率并不高。去年末,我国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债务余额约为27.33万亿元,按照国家统计局前不久公布的去年GDP初步核算数计算,负债率约为36.7%。根据我们的预测,预计到今年底,负债率也不会出现太大的变化,如果与国际水平相比,应当说中国政府还有一定的举债空间。

刚才这位记者提到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我认为,风险也是总体可控的。当然,我也不想回避,近年来一些地方确实存在不同程度的违法违规举债担保问题,个别地区的偿债能力还有所减弱。为了防范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财政部高度重视,已经建立了风险应急处置预案和分类处置指南等一系列制度。为了制止违法违规举债担保的行为,下一步,财政部将坚持“开前门”和“堵后门”并举的做法,进一步健全管理机制。

所谓“开前门”,就是要合理安排地方新增的债务规模。在今年提请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的预算草案中,拟安排继续发行地方政府一般债券和专项债券,同时也要继续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置换存量债务,以满足地方政府的融资需求,降低融资成本。

所谓“堵后门”,就是要严格落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管理和预算管理制度,健全风险预警和应急处置机制,加大对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的查处和问责力度。

我相信,采取“开前门”和“堵后门”并行、保障和规范并举等措施,一定能够合理控制住地方政府的债务总量,切实把债务风险关进笼子里。谢谢。

中央电视台央视网和央视新闻移动网记者:

我的问题和教育经费有关。我们知道,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受教育问题社会一直比较关注,一方面这些年政府在教育方面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另一方面这些随迁子女进城以后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相对应的学校和配套设施建设比较滞后,所以一些地方出现了随迁子女入园难、入学难的问题,请问财政部有什么措施,来保障随迁子女平等受教育的机会?谢谢。

肖捷:

你提的这个问题,是所有进城务工人员都十分关切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我们国家在城镇化进程中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也是推进教育公平发展面临的重大挑战。农民工渴望融入城市,全家人一起享受亲情,这个愿望我们应当帮助他们实现。我想告诉记者朋友,从去年春季的学期开始,财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已经建立了城乡统一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实现了“教育经费可携带”,用通俗一点的话讲,就是钱随人走。

为什么能够做到可携带?这里我想告诉大家,近年来,在中央财政的支持下,我们已经建立了全国中小学生学籍信息管理系统,这个系统为实现教育经费的可携带创造了必要条件。同时,国务院统一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强化了学生依据学籍而不是户籍身份,平等享受基本公共教育服务的原则。

那么,哪些钱可以随人走?主要是有两笔钱:一笔是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学生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农村接受义务教育,学校都能够及时获得学生携带的公用经费基准定额。而且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公办学校还是民办学校,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已经按区域实现了标准统一。另外一笔钱,就是“两免一补”资金,也就是免除学杂费、免费提供教科书,对家庭经济困难的寄宿生补助生活费。从今年春季学期开始,这项政策也将实现全国统一,进一步保障随迁子女在输入地公平享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这也是政府时刻放在心头的一件大事。

法制晚报记者:

去年财政部对媒体报道的新能源汽车骗补问题进行了专项检查,并公布了相关情况,请问您对骗补现象有何看法?同样也是在去年,中央财政联合相关部门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政策进行了调整和完善,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度退坡,这对促进该产业的发展有怎样的影响和作用?谢谢。

肖捷:

对于法制晚报这位记者朋友提到的新能源汽车骗补问题,我想首先告诉大家,财政补贴资金不是“唐僧肉”。对骗补问题,财政部高度重视,已经对部分骗补企业进行了公开通报,并依法从严处理和处罚,已经追回骗补资金和罚款约23亿元,并且对有问题的车辆不再补贴,对闲置的车辆也暂缓清算。目前,相关企业正在采取措施,认真整改发现的问题。

肖捷:

借此机会,我也想再说明一下,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去年产销量已经分别超过了50万辆。为了让市场能够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有一个适应期,在一定时期内,实行适当的补助政策,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是必要的。正是因为多年来财政政策的引导,以及各方面的共同努力,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才能从无到有,逐步发展壮大。

那么,对于刚才这位记者朋友提到的,新能源汽车产业补贴政策的调整,可能会对这个产业发展带来什么影响。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去年财政部与有关部门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确实作了调整,主要是降低了补贴标准,同时也设置了补贴上限,还提高了准入门槛。进行政策调整的目的,就是要形成扶优扶强的财政政策导向。我相信,这项政策有利于促进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健康发展。同时,也可以有效防止出现市场扭曲现象。谢谢。

中国日报和中国日报网记者: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出,要继续降税减费来减轻企业负担,但是在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的情况下,财政支出面临的矛盾也比较大,请问肖部长,财政部今年会采取哪些实质性的举措,来保证像民生这类重点财政支出的需要?谢谢。

肖捷:

正像这位记者朋友刚才所讲的,今年既要实施减税降费政策降低企业负担,又要保证重点领域的支出,财政收支平衡的矛盾和难度都很大。要做到预算收支平衡,坦率地说,很不容易,在预算的安排上,我们只能想尽各种办法做好“加减法”。

所谓做好“加法”,就是要对扶贫、农业、教育、社会保障、医疗卫生等领域加大保障力度。这些方面的支出要确保只增不减。另外,还要增加大气、水和土壤污染防治资金,支持完善农业保险保费补贴制度。

所谓做好“减法”,就是要牢固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明确要求,要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在这方面,政府部门要带头过紧日子,不能大手大脚地花钱。要继续按照只减不增的原则,严格控制“三公”经费预算,压缩会议费等支出,并且按照不低于5%的幅度压减非刚性和非重点项目支出。

那么,在做好加减法的基础上,我们还要进一步加强财政资金的监督管理,继续推进预算绩效评价,同时也要加大预算公开力度,提高支出的有效性和透明度,更大程度地发挥好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益,切实把钱花在刀刃上。谢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肖捷记者会谈“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