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房价是金融寡头洗钱工具

       博客原文标题——中国房价是金融寡头洗钱工具 是资本游戏

  中国现在的房价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没有人说得清楚。所以今天有必要说一说。有一点首先声明,在2008年以前,对中国房价没有什么争议,涨涨跌跌寻常事,涨了,政府就加大土地供应,房价自然就跌了;而土地一旦收紧,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收紧地根,房价自然就要上涨。这以前,房价是与当地居民收入相匹配的,大家供楼没有什么压力。

  但是,2009年以后,中国房价就不是房价了,土地一举成为政府敛财的工具。2009年不仅仅只有整个政府在炒地炒楼,而且,导致全民一起发疯炒楼,这就不正常。

  政府采取的手段很简单,一是派出央企争当地王,哄抬各大城市土地价格;二是大量印钞,一年加印钞票4万亿加13万亿,第二年也就是2010年依然疯狂印钞,这才导致房价泡沫泛滥。这里面究竟是什么是原因?我们都是从事财经评论的自然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当时忽视了一个最主要的问题,那就是2009年印钞的数据我是2010年初才发现的,因为那个时候才公布。

  大量加印钞票,这是一件断子绝孙的事,那就是向全民征收铸币税,本质上等于强抢百姓口袋里的钱,而且,数额极其巨大,直接导致的后果是通胀爆发货币贬值。那么,关于房价的争论就变得毫无意义。因为中国没有金融寡头,但是,这次政府充当了金融寡头。那么,里面是什么更深层次原因呢?

  我们分析经济危机史发现,金融从来都是极其重要的工具。打个简单的比方,1986年初,当时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争雄,前苏联经济势头比现在中国更好。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发誓先摧毁前苏联的经济,并亲自打电话给沙特国王,要求沙特将石油价格打入低谷。因为当时前苏联在原油价格上涨中获取了大量收益,同时,非常迅猛的加大了投资增大了原油开产量。沙特于是和美国联手打压石油价格,一年之内,将原油价格从39美元降到10美元,甚至7美元。前苏联彻底傻眼,所有的原油企业、商贸业、下游产业资金链全部断裂,随后,整个前苏联不到两年时间经济体系彻底崩溃,加剧了前苏联的彻底解体,宣布了社会主义的彻底失败。可见这一招的确厉害。

  中国本次救市动用了大量货币,这里面深层的原因我们无法揣摩,历史的看,这30年来,在上世纪90年代末,政府采用军事手段灭掉了60后一代思想活跃想为国为民尽力的才俊。现在社会最不稳定的对象就是80后和90后,怎么办?政府采取的办法是把这两个时代的人的未来都套进一套房子里去,这些人以后将背负生活的重压,仅仅还债就要二三十年,等他们还完债,那时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想不安宁都不行。所以政府采用这种金融的手段,用一套房子搞掂80和90后。这比当年干掉60后更加恶毒,所不同用的是经济手段。现在,政府和开发商都从房价上赚取了大量的财富,也就是把这三年房奴左右的负债都转化成利润,就像当年前苏联在原油开发上获取了大量的利润,但是,前苏联一夜之间就分崩离析,中国呢?等好戏看吧。这帮狗日的,一定会受惩罚。

  除这个目的之外,还有什么目的呢?我们实在搞不懂。也就是说从2009年开始,中国房价成为金融寡头洗钱的工具,而完全不是什么房价。这是一场资本的游戏。今年的事特别奇特,明明是贪官污吏在北京疯狂出货,却被大肆炒作,很显然,总得有人接盘,况且,北京二手房抛盘量是个天文数据,一点钱根本就无法接盘。于是,金融寡头在2012年11月12月又加印钞票把一批从事出口贸易的中小企业主又吸引进楼市,来接手这最后的一棒。

  这个主意实在高超。大小贪官污吏最后逃得光光。这种做法最后结果,一定是出现人民币对美元的天量贬值。因为只有不停地加印钞票,才能维持北京这个最后的炒房圣地的繁荣。金融,从来都是少数人掠夺多数人的工具,在哪个国家都一样。这一次,中国的金融寡头是将全民财富洗劫一空,然后,只有一场空前的泡沫破灭,才能回收货币。

  现在中国的经济体系和1989年时期前苏联差不多几近崩溃。看来,结果很快就要出来了。所不同的是,对付前苏联用的是原油;对付中国用的是房地产。但结果可能都是一样,最后一个极权主义政府如果不能改正,一定比前苏联下场更加可悲。

北京房价的翘尾是泡沫破灭前的疯狂

  2012年11月末,人民币M2只有92万多亿,但是,12月份M2猛增到97万亿,一个月增加5万多亿,这才导致北京房价的失控。这说明,完全背离了房价的应有的价值。

  每年岁末年初,又到了中国房地产商借新还旧的时候,因为房地产信托产品赎回的时间,如果人民币处在升值的通道,就能吸引中国开发商借入更多的美元。而如果人民币在贬值,开发商就不敢借钱了。开发商是懂这个道理,这伙人都是赌徒,他们在赌2013年人民币一定升值。伯南克深知此理,才使出打压美元指数的办法,让人民币维持在升值的通道。有记者报道:房企在年底再度集中融资,通过境外发行优先票据,以新债抵旧债。据公开信息披露,最近12月以来发行优先票据的有世茂房地产、合生创展、碧桂园、佳兆业,融资总规模超20亿。

  早前于2012年11月,房企掀起过一波融资潮。如中国奥园通过瑞银发行于2017年到期之1.25亿美元13.875%优先票据,估计所得净额为1.18亿美元。随后的12月份,奥园相继在广州番禺区、湖南、重庆豪花约48亿元购买多幅土地。

  与11月不同的是,12月这波融资多为偿还到期的旧债。以碧桂园为例,该公司发行7.5亿美元于2023年到期的7.5%优先票据,所得净额7.37亿美元,主要用作赎回到期可换股债券。碧桂园曾于2008年初发行了5.5亿美元2013年到期、年利息2.5%的可转股债券。

  1月8日,世茂房地产宣布,发行7年期,于2020年到期本金额8亿美元之6.625%优先票据,所得净额7.863亿美元,亦是为其现有债务再融资。佳兆业则发行于2020年到期之5亿美元10.25厘优先票据,拟将90%以上用作全数再融资PAG贷款及人民币债券。据穆迪统计显示,佳兆业2014年约有43亿元人民币的境外债务到期,2015年约有41亿元人民币的境外债务到期。此次发行的年利率低于其2012年分别发行的到2015年、2017年到期的12.875%及13.5%。

  这仅仅只是公开报道几家开发商,真正这些年累计了多少债务已经很难说了。这几件事促使伯南克不断打压美元指数,维护人民币升值,让中国继续通胀,也间接维护了黄金价格。一箭三雕,志在金融战略的全面展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中国房价是金融寡头洗钱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