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境税费高阻碍国宝级文物回归

  在中国的中秋之夜,纽约苏富比拍出一幅中国宋代词人苏轼的书法,最终成交价720万元美元,竞得者为中国上海藏家刘益谦。刘益谦在上海办有规模庞大的龙美术馆,他有意将这件拍品带回国作为美术馆的永久珍藏与国内观众见面,但面对1200万元的关税与增值税,却犯了难。此事也在圈内引起了一番议论。

  此次上拍的苏轼《功甫帖》虽然仅有九个字—“苏轼谨奉别功甫,奉议”,却异常珍贵。苏轼在中国历史文化上的地位老少皆知,这件《功甫帖》为苏轼三十六七岁在杭州任通判时,奉别友人郭功甫时所写手札。近千年来,历代藏家对其评价甚高。这幅作品被录在苏轼、米芾的四幅手札合册《苏米翰札合册》中,现在,四幅手札中,米芾的 《章侯帖》 为上海博物馆一级藏品,另外两帖已合裱为一卷,也被公立博物馆收藏。苏轼作品市场上本来就难得一见,而《功甫帖》历经多次著录,流传有序,因此要拍卖的消息一出就引动了全球的大藏家。

  北京时间9月19日晚,这件作品在纽约以30万美元起拍,马上就有买家直接叫价150万美元,最后的竞争在刘益谦和另一位美国藏家之间展开,刘益谦最后加价至720万美元,对方不再出价,刘益谦便以加上佣金总价为822万美元(约合5036万元人民币)的代价,抢下了这件《功甫帖》。

  大藏家刘益谦在上海浦东创办了龙美术馆,今年年底,他的龙美术馆浦西馆也将开馆。正在筹备开馆大展的刘益谦盘点了自己手上最有价值的宋元书画藏品,其中有宋人《瑞应图》、宋徽宗 《写生珍禽图》 等几十件重要藏品。如能将这件苏轼墨宝带回国,正式与国人见面,势将为这个大展增添浓重的一笔。

  但是,鉴于现行文物回流税收法规的规定,必须缴纳关税与增值税,据预估,应税总额约1200多万元。要不要交这笔税,是否可以特事特办地迎接重要文物的回归,这成为近几日圈内人士议论的一个焦点。

  刘益谦方面认为,国有博物馆、美术馆从海外拍得重要国宝,一般可以免税回归祖国,中国的私立美术馆虽然近年来大量涌现,但还属于新生事物,相关文物回流存在税收方面的障碍。他认为,对于重要国宝级文物在海外公开拍卖,虽然中国的国有博物馆会注意到这样的信息,但由于竞拍资金报批的流程速度所限,反应往往不及国内的私立美术馆和民间大藏家。但是私立美术馆从海外拍得国宝,要带回国的话,进口关税却过于高昂。

  海外的中国艺术品回流,为什么成了进口?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副院长刘双舟表示,从税收负担角度考察,中国大陆地区进口艺术品的平均税负约为43%,而美国的平均税负约为35%。看似并不悬殊,但在税收结构上两国的差异巨大。中国收6%的关税、17%的增值税、20%的销售税;而美国是零关税、零增值税,最高35%的资本利得税。美国利用零关税吸引了更多的艺术品交易到美国,中国大陆地区名义上税率很高,但实际税收收益非常低,因为公开交易都被高税率拒之门外。

  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会长张延华在去年的一次会议上说,20年来,拍卖成为百年来流散海外的中国文物回流的重要途径,据不完全统计,海外文物通过拍卖回流祖国的超过10万件,其中,国宝级文物有30多件。但是因为关税问题,造成回流渠道不畅通。收藏家马未都对此也深有体会,他在海外购买了许多藏品,都是作为博物馆的收藏品,但在进关时,却面临巨额的增值税和关税。

  有一种观点认为,国宝回流,在国家相关法规尚未改变之前,可以利用香港甚至不久后的中国上海自贸区的有利政策,如果想让文物为更多的国人欣赏到,可以采用临时借展的方式拿回来或者在自贸区展出。

  刘益谦方面表示,买下《功甫帖》后,它目前的确是寄存在香港,未来,如果免税回流的申请无法批准,也只能用借展的方式拿回到在上海的龙美术馆展出,展完后再放回香港。但《功甫帖》不仅仅是一件艺术品,还满载着中国的历史与文化,用借展的方式出现在国内的展览上,显得尴尬,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宝回流。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入境税费高阻碍国宝级文物回归